新聞稿

副總統接受美國「時代雜誌」(TIME)專訪

公布日期
106年5月18日
副總統接受美國「時代雜誌」(TIME)專訪
  陳建仁副總統日前接受美國「時代雜誌」(TIME)專訪,闡述臺灣對全球公衛及衛生醫療的貢獻與成果,並針對台灣此次未獲邀出席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表達強烈不滿,呼籲世界衛生組織遵守其憲章和普遍適用原則,讓台灣對全球健康持續貢獻。
  副總統致詞:
  首先,對於台灣未獲邀出席今年的世界衛生大會,我要表達強烈的不滿。
  世界衛生組織是屬於全球社會的非政治性組織,其成立是為了世界各國人民的健康與福祉。身為國際社會成員,台灣人民當然有權參與國際衛生相關活動,包括世界衛生組織的活動。
  過去幾個月來,我們的很多國際友人和夥伴努力支持台灣的參與,讓大家更了解這項議題,我們對此深表感謝。這顯示台灣在世界衛生的寶貴貢獻,已獲得認同。
  自1996年至今,台灣在國際醫療和人道的援助金額已超過60億美元,嘉惠80多個國家。台灣在全球防疫的努力,願意分享完善的公共衛生和臨床照護經驗及國際知名的全民健康保險,深獲肯定。遺憾的是,這麼多的努力卻仍沒能讓台灣出席世界衛生大會。
  健康沒有國界,全球網絡的缺口會減弱防疫工作的成效。儘管台灣今年未獲邀請,衛生福利部仍率團前往日內瓦,以便透過密集雙邊會議,與其他友好國家進行合作與交流,降低台灣缺席世界衛生大會的衝擊。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憲章,健康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不因種族、宗教、政治、經濟或社會情況而有差別。世界衛生組織是為全人類的健康而成立,沒有任何人有權限制我們的參與。面臨全球化迅速發展、跨國界疫病以及新型疾病蔓生之際,世界衛生組織將台灣排除在外,不僅危及數千萬民眾,並使得全球健康安全網絡出現漏洞。
  這個網絡的缺口會造成致命的後果。例如,2003年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重創全球防疫體系與太平洋區域經濟體,台灣因為被阻斷於疫情即時通報之外,以致傷亡嚴重。尤其,當世界衛生大會呼籲保護台灣人民免於遭受如此不公待遇時,中國大陸卻回應冷淡。
  因此,我們才不斷急切呼籲世界衛生組織遵守其憲章和普遍適用原則。台灣參加世界衛生組織,應該基於台灣二千三百萬人民的健康需要,以及我們對國際社會的貢獻能力。世界衛生組織只有將台灣納入,才能落實不遺漏任何一個人的承諾。在世界衛生組織和其成立原則之間,不應該有任何阻撓,政治尤其不可。
  副總統答問內容如下:
  問:感謝您的說明。世界衛生大會網路報名最後期限已過,台灣是否已完全不可能正式獲邀以觀察員身分出席?台灣政府與世界衛生組織秘書處有無任何直接溝通?還是日內瓦方面一直默不作聲?
  答:推動參與世界衛生大會是我全體人民的共識,也受到國際社會普遍支持。我們過去獲邀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表現及貢獻,也獲得國際社會的肯定。今年我國已多次清楚向世界衛生組織表達期盼第9度受邀與會的立場,世衛秘書處也跟我們保持密切聯繫。
  對於世界衛生組織迄未寄來邀請函,我們深感遺憾與失望,也呼籲世衛正視美國、日本、加拿大與其他理念相近國家,以及國際醫衛團體共同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訴求。
  世界衛生組織憲章載明,享受可能獲得的最高健康標準是每個人的基本權利之一,不因種族、宗教、政治信仰、經濟或社會條件而有差別。
  這次,儘管我們極力爭取參與世界衛生大會,但遺憾地卻未得到正面回應。
  問:您認為台灣還有機會出席嗎?台灣是否可能在最後一刻接到邀請?
  答:截至目前為止,我不期望台灣能接到任何形式的邀請,儘管中國大陸說會處理這些問題,會顧及全球健康及台灣的需要,但我們認為機會真的很渺茫。
  問:上週他們改變做法,明確把台灣拒絕承認「九二共識」及「一中原則」,跟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連結在一起。如您所說,台灣被排拒在外,對全球健康將有負面影響。但若為大眾利益著想,台灣是否應在這個議題上做出政治讓步?
  答:我認為政治分歧不應凌駕人權與健康,這點很重要,最近民調顯示,逾七成民眾不認為接受「九二共識」應是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先決條件。而且,我不認為政治干預對世界衛生組織是件好事,誠如我剛才所提,世界衛生組織憲章載明,健康是全人類的人權,不因政治信仰而有所差別,因此我們強烈不滿世界衛生組織的決定,並強烈抗議中國大陸以與健康無關的政治干預,阻撓台灣參與。
  問:台灣是否曾和北京進行過任何正式或非正式的討論,試圖在這方面達成妥協?
  答:是的,我們的陸委會曾試圖與中國大陸聯繫,表達我們參與世界衛生大會的意願,但沒有得到任何回應。
  問:你之前曾談到台灣無法參加世界衛生大會的健康風險。你能詳細說明這些確切的健康風險有哪些嗎?台灣是否會因得不到特定資訊或程序,導致對公共衛生造成不利的影響?若是,您可以明確指出有哪些?
  答:我想提一些重大的疾病,例如2003年發生SARS疫情時,除了台灣以外,世界各國都能取得病毒及疫情的資訊等等。我們從世界衛生組織那裡一無所獲,唯一獲得的協助是來自美國疾病管制局。所以我們從美國疾病管制局拿到病毒,開始分子診斷。然後我們取得疫情資訊,但沒有得到世衛的任何協助。當世衛要求台灣報告所有可能的SARS病例時,我們照做,因為我們認為透明對於任何疫情控制都非常重要。
  台灣希望成為一個良好的國際公民,特別是在全球衛生方面。所以我們向世衛報告了所有可能的病例,並請求協助,但卻沒有得到任何幫助。沒有病毒,沒有資訊,沒有控制策略,什麼都沒有。
  我們必須奮力求生,這一拖延導致台灣傷亡慘重,當時有15萬人在家隔離,學校也關閉了。最後我們有37人死於SARS。如果我們有機會早日獲得病毒和所有資訊,我不認為台灣會遭致如此大的損失。
  問:所以您認為這37名病患死亡就是歸因於世界衛生組織的延遲協助?有證據可以證明這與缺乏世衛協助有直接關聯?
  答:我們在2003年3月初向世界衛生組織通報案例,並請求協助,世衛兩個月之後才派團來台;我們請求世衛提供病毒,也沒拿到。病毒可以用來研發分子診斷,這對早期發現感染者,非常重要,而分子診斷需要病毒的基因序列才能進行。
  問:世界衛生組織有說明拖延兩個月的原因嗎?拖延對於本區域有何影響?有導致疫情擴散嗎?您有證據可以證明造成了SARS擴散嗎?
  答:因為我們不是世衛會員國,他們說會請中國幫我們,但我們根本就沒有得到幫助。
  這導致SARS在台灣擴散。我們小心謹慎控制SARS疫情,傳送所有資訊,幫助其他國家保持警戒,這造成台灣被列為旅遊限制地區。我們知道一旦通報案例,我們會受其害,但最終還是認為應該通報。其他國家知道台灣出現疫情時,都想來了解我們如何控制疫情。韓國、日本、加拿大、美國和一些東南亞國家的醫生都來台,就如我說的,我們想提供協助。
  您問37名病患的死亡是否因為世界衛生組織的延遲所造成?我認為,疫情控制由於資料的延遲而受挫,但我也不能將這37名的死亡全都歸咎於世衛延遲提供資料。當然,如果我們能提早啟動防疫,能有策略並獲得病毒,那疫情就會更早獲得控制,傷亡就會更少。
  問:台灣的疾病防治似乎已經成功,有相當高水準的醫療服務,而且如您所說,台灣的醫療專業人員已經在世界各地建立了良好的網絡。何以出席世界衛生大會還這麼重要?難道台灣在重要醫衛議題上的資訊與交流還不夠嗎?防止傳染病擴散的程序也已經很健全了,為何還需要參加世界衛生大會?
  答:原因有兩方面。首先,我們需要獲取最新全球醫衛資訊。例如,台灣沒有中東呼吸症候群和伊波拉疫情,但伊波拉、中東呼吸症候群和茲卡病毒都可能傳至台灣。例如,我們有機場入境者的茲卡病例,也有大陸人士過境台灣疑似伊波拉的病例。因此,我們需要獲得最新的疫情資訊,以做好邊境檢疫。我想順帶一提,台灣桃園國際機場每年有超過6,000萬人次的入出境旅客。因此不論監測任何種類的傳染病,我們都必須保持高度警覺。對台灣而言,掌握最新資訊非常重要。我們很幸運,目前尚未遭到任何感染,然而,這些疾病仍有可能透過快速便捷的全球運輸系統,擴散到台灣。因此我們必須取得最新疾病資訊,我們也需要針對所謂不明疾病、新興疾病,制定早期診療、預防及控制的政策。世界衛生組織會傳播、分享類此最新醫衛資訊,我們絕對需要取得這些資訊,才更能防治全球疫情的擴散。
  第二部分也十分重要。台灣是優良世界公民,願與所有世界衛生組織會員國分享我們的經驗。例如,最近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有把消除瘧疾、肺結核、愛滋病、肝炎列入。台灣有相當豐富的經驗,非常樂意與世界衛生組織會員國分享經驗與知識,並協助他們。例如,台灣是最早實施全國性B型肝炎疫苗接種計畫的國家,由於該計畫相當成功,世衛因此將B型肝炎疫苗列為「擴大預防接種計畫」的一部分。最近我們的B型/C型肝炎防治計畫也受到世衛的肯定。我曾應蒙古衛生部邀請,到蒙古分享我們的經驗,會議是由世衛的區域辦公室所籌劃。
  我認為我們能在全球公衛方面有所貢獻。台灣正與美國在台協會共同成立「全球合作暨訓練架構」,在此架構下,我們針對茲卡、登革熱、蚊媒疾病等早期診斷,舉辦研習計畫。各地區的醫療專業人員來台參加研討會及實驗室訓練時,我們盡所能地分享知識。
  我認為我們的參與具有雙重功效。首先,保障台灣人民的健康和生命,其次,幫助其他國家控制傳染病和非傳染性疾病。
  問:過去一年來,世界衛生組織發言人表示,台灣有參加世衛相關技術會議。所以台灣不是已經有所需要的最新醫衛資訊?
  答:我想說的是,台灣申請參與世衛相關技術會議,有超過半數完全遭到拒絕。中國大陸及世衛發言人的說法並非事實。
  問:台灣仍然有獲取疾病的最新資訊嗎?或者也被排除在資訊交流及資料庫外?
  答:台灣無從取得世界衛生大會的資訊。當然,我們能取得所有已出版的醫學文獻,但是我們無法取得全球策略、國際合作等資訊。
  問:所以你們也無法透過自身的國際人脈網絡取得資訊?
  答:沒錯。
  問:你們能否從夥伴那兒取得資訊?您剛提到有與韓國、日本的疾病管制局合作。
  答:如果我們提出特殊需求,他們也許會提供,但是會延遲提供。
  問:您剛提到第二點有關台灣的貢獻,蔡總統也一再提到台灣在醫療和疾病防治的貢獻。媒體也報導,台灣在阿茲海默症、第二型糖尿病、肥胖研究的發展。請您多加說明台灣在這些疾病及其他醫療突破上能有什麼樣的貢獻?
  答:我可以與您分享一些台灣對全球公衛的貢獻,其一就是非傳染性疾病的防治。在心血管疾病方面,台灣擅長篩檢高血壓、高血糖症、高血脂症,我們稱之為心血管疾病風險因子篩檢計畫,一旦病患確診,我們即展開追蹤治療等。我們建立了一個模式,就是以社區為基礎,關懷心血管疾病高風險民眾。
  其二是老年失智,我們發展了一套中文版的診斷方式,已經廣泛使用。有關醫藥發展,我們的醫藥業近年也有相當優異的表現。例如,我們最近成功研發對抗肺炎雙球菌的抗生素,獲得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台灣食品藥物管理署、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的核准上市。我們也研發了一項治療胰臟癌的新藥,以及早期檢測子宮頸癌的診斷工具。在新藥、新診斷技術、新疫苗方面,台灣的醫療成果可觀。不只如此,我們與世界衛生組織有些聯繫,將我們的抗生素分發給開發中國家。我們也與鄰近國家進行登革熱疫苗的臨床試驗等,我們的成果能幫助其他國家。再舉一個例子,我們有效控制瘧疾,我們的醫療團到了聖多美普林西比之後,當地瘧疾感染案例便急速下降,整間醫院幾乎是空盪盪的,因為所有病患都痊癒了,這是台灣成功協助他國的例子。
  問:這個週末是蔡總統就職一周年。針對這個議題,她有可能發表任何聲明或以微妙的說法來解決這個問題,或與中國達成某種妥協嗎?
  答:總統上週已表達她的想法,並提到她對此議題的態度。她認為我們應盡最大的努力,與中國大陸維持可持續、可預測且一致性的兩岸關係。但是參加像世界衛生大會的非政治組織,我們不認為任何一種政治妥協是我們參加世界衛生大會的先決條件。蔡總統總是盡力推動雙邊對話,因為她認為,兩岸穩定對本區域的安定至關重要。
  問:您剛提到,有許多國家支持台灣參與世界衛生大會,儘管如此,台灣仍未獲邀,世界衛生組織是否受到中國掌控?
  答:您認為呢?
  問:這是我提出的問題。
  答:我們認為是的。回顧2003年時,我們想要出席世界衛生大會,卻得到許多非常不友善的回應。他們聲稱,中國會照顧台灣人民的健康,所以,台灣不須參與世界衛生大會,他們會處理好一切事情。但是,事實並非如此。